2021年的这份合同,时长两年,第一年薪资3000万欧元,第二个赛季4000万欧元,但梅西给大巴黎带来的新增收入,已经超过俱乐部为他支付的薪酬。

大量商业品牌,从迪奥到运动装备品牌,到各种运动饮料、区块链产品等,和梅西相关的新增收入,让俱乐部市场营销收入增长13%。

“巨星的转会发生时,过往人们会认为,新增收入也就是球衣销售,但现在情况并非如此。你不可能无限生产球衣,哪怕梅西球衣供不应求。”

贝克汉姆在19年前从曼联加盟皇马,“他的球衣销售,就能赚回他的转会费”,是当年流行的说法,不过现在俱乐部在巨星加盟的商业运营上,是按照不同逻辑来操作的。

《法国品牌》的分析,认为球衣销售只是非常末端的一种营销手段。而梅西离开巴萨,该杂志的判断,是对巴萨整体品牌形成了巨大打击——

此前有过对巴萨“梅西10号”球衣的市场估价,认为每个赛季能高达2亿欧元,但即便梅西的巴萨球衣销量奇高,巴萨俱乐部从这2亿欧元中能分到的不过3000万欧元,巴萨的装备供应商耐克,也只能从中分到10%到15%的利润。

在巴黎,“梅西30号”的球衣,帮助巴黎圣日耳曼的球衣总体销售量,在2021年突破了100万件,单价从90欧元到160欧元不等,60%都印有“梅西30号”的字样。然而详细统计下来,俱乐部获得的球衣利润并不高。

更大的收入来源,在于梅西加盟对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整体品牌号召力的提升。

在这些商业品牌眼中,自己的品牌以及产品,如果能和梅西关联起来,对足球乃至体育用户,都是与“史上最强”(GOAT)的嫁接。

而且在具体市场谈判过程中,与俱乐部的市场合作,成本反而要低于与巨星个体的合作,这就是巴黎圣日耳曼一年来市场营销收入大增的根本原因。

从这个角度看,梅西在他职业生涯末年,能进多少球,甚至能否帮助巴黎登顶欧冠,都未必是对这笔转会判断的决定因素了。